Pudding

这里布丁的呀XP
是乌吹 他真可爱prpr
主要磕乌受 杂食 其他西皮也ok
想日哭老乌 满脑子黄se废料 (这个人大概是没救了´_>`)
天天在飙车的边缘大鹏展翅
但是怂 且懒
写得很辣鸡 自娱自乐吧 产粮靠天收
……小天使慎点关注鸭(小声bb)

最近在玩第五 欢迎小可爱们来找我一起开黑玩耍呀!!!(发出菜鸡的声音)
ID:咖啡布丁w

下了晚自习
挤在燥热的人群中
在某个时刻,不经意抬头
正好的
——起风了。

【嗜谎/骨科】取名废orz(短篇)

cp:弟弟x老乌


喜闻乐见监视梗


问了庸鬼大大,emmmm……因为是实验体,所以弟弟没有名字,以后也没有取名的打算√


祝食用愉快:)


-----------


温热的血随着刀尖刺破动脉喷溅出来,洒了少年一脸。鲜血顺着少年柔软的银发滑落至脸庞,在苍白的皮肤上留下蜿蜒的痕迹。干净到纯粹的眼眸映出地上垂死的看护者,血色仿佛落入如海般的眼眸,晕染开来。


拔出浸染了血的刀,少年站起,弯腰,温柔地抱起身旁做工粗糙的兔子玩偶,牢牢地收紧在怀里。挂着愉悦的笑,少年哼着不知名的曲调,跨过地面上错乱横躺着的尸体,脚步轻快地走向角落里惊惧失声的最后一名看护者。


地面的鲜血缓缓蔓延,空气里的铁锈味浓郁到几乎凝结。


毫无征兆地,靠墙的电脑屏幕忽然亮起,吸引了少年的注意。


【根据记录,这是第8批看护者……稍微克制自己不去任性都做不到吗?】

散发着冷光的屏幕中快速地跳出一个个黑色字体。


“……任性?”少年鼓起腮帮子,辩驳道:“是他们不听话哦。”


“所以,这是小小的惩罚。”嘴角微微勾起,少年的话语宛如恶魔的低喃。


【……这次是为了什么?】


“只是想借用绯斯市众多监控的几个,影响不大,对吧?”


【……你在关心他?】


“啊……的确是他。”少年眯起双眸,“不过不是关心哦……只是想看看,哥哥因弱小而无助挣扎的模样。”


“肯定很有趣啊……系统,就把这个作为我的新礼物吧?我保证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都会很乖哦。”


【我会随时关注你之后的表现,不要让我失望。】


“果然系统是我最好的朋友呢。”少年眉眼弯弯,满足地笑道。

 

 

宽阔的房间内,四周的墙壁几乎布满了显示屏,大小不一,却无一例外地呈现着同一个人的影像。


蜷缩在沙发上,少年抱着奶白色的兔子玩偶,视线透过散乱的额发滑过墙上不同时间段的监控。海色的双眸亮得惊人。


上课时走神划水的哥哥。

恶作剧成功了得意的哥哥。

跑步后被汗水浸透的哥哥。

和老板讨价还价的哥哥。

遇到业障时冷静得过头的哥哥。

……


还有……此刻的哥哥。


少年的视线转向他正前方最大的这个显示屏——夜晚的绯斯市,正飘着细雨,银发少年撑着透明的伞,五光十色的霓虹融化在雨水,坠落在伞面,顺着弧度滑下,柔和了少年投向不远处监察者们的目光。他嘴角挂着无奈的笑,却是温柔的弧度。那是与从前微笑下掩着冷漠完全不同的,发自内心的笑容。


视线紧紧锁住屏幕中与自己容貌如出一辙的银发少年,莫名的酸涩感铺天漫地袭来,死死地攥住他的心脏。


——大概是,名为嫉妒的情感。


哥哥的喜悦、欢愉,甚至于,悲伤、愤怒,现在都与他无关了啊。


少年轻轻触碰屏幕,苍白的手指缓慢地勾勒着屏中人的轮廓,指尖透出不明显的眷恋。


“灰烬。”少年忽然开口,面无表情地唤道。


房间的门被轻轻推开,身形纤长的青年微微屈身,询问道:“请问您有什么吩咐?”


“一起来玩吧,我的专属监察者。”少年起身走向沙发旁的矮桌,拿起泛着冷光的刀,歪头,微笑道“我现在……心情有些糟糕呢。

 

 

青年的躯体在刀尖下绽放着绮丽的血色,血液的芬芳萦绕在鼻尖,刺破富有弹性的皮肤时细微的声响,和鲜血喷溅时悦耳的声响交汇着,挑动着感官。


不同于哥哥天生缺乏情绪,他虽然能够感知情绪,但外界的事物很难勾起他的情绪,或者过于微弱近乎于无……一切都显得无聊透了。


但是有两个例外。


一个是他的哥哥。


另一个,就是他现在正在进行的“玩耍”。


急促的呼吸间是甘甜的血腥味,苍白到几乎透明的皮肤沾染了温热的液体,独特的触感向心脏传达愉悦的信号,稍稍抚平了焦躁,和深藏的孤独。


病态的笑声抑制不住地从喉间溢出。少年再一次地高高举起了手里的刀,下落的过程却猛然僵住……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轻柔地摸了下他的头,随即垂下。


“……”少年止住了笑,冷漠地望向身下的青年。不惨情感的双眸却是来自深海般的压迫和冰冷。


“哥哥不会对我露出这样的眼神哦。”少年扯起嘴角,俯身道:“这样……柔软包容的眼神。”


“即使纵容着我的这种行为,他的眼神却一直是排斥反对。”


甚至是厌恶。


但……即便如此,哥哥也总会在结束时帮我换下弄脏的衣服,处理好伤口,用手轻轻理顺我的头发。


……真是,狡猾。


“劝你不要自作聪明地多想些什么。”少年用刀挑起青年的下巴,一字一顿道:“对我来说,他是不可替代的存在。”


随意地抛开刀,少年蹭了蹭兔子玩偶,低声呢喃:“现在的我,还不够强大呢。”


强大到,让这场战争只剩下哥哥和我。


强大到,让哥哥无处可逃。





【嗜谎/怜乌】新年小甜饼(第一发)

某天的奇思妙想(bu)


概括下应该就是……emmmm……论匹诺曹的诅咒的正确使用方式?


超短hhh


-----------


白色的水汽从砂锅的盖孔中溜出,撞到冰冷的窗户,扑散一片朦胧。规律的切菜声在温暖的室内轻快地跳跃着。


“怜恩。”乌明路将切好的胡萝卜装盘,对正在窗户上涂鸦的某只说道:“等会儿记得把这些下锅。”


“不许偷吃。”重点强调。


“嗯嗯……”怜恩随口答应道,而后,非常自然且无比顺手地捏了一块塞进嘴里。


吞下的那一刻,仿佛才反应过来的怜恩,僵硬地抬起头,望向乌明路,慌忙解释道:“我我我不是故意的!”


“真的!”怜恩举起手,努力作出真诚的神情,“你你你听我解释!”


“你当然不是故意的……”乌明路解下围裙,活动了下筋骨,朝怜恩一步一步走去,歪头微笑道:“是习惯成自然,对吧?”


“冷、冷静!”怜恩也缓缓向后退去。


……乌明路同学!你的背后都冒黑气了啊啊啊——!


乌明路略作停顿,快步走向似是准备逃走的怜恩。


“……!”怜恩丢了个“匹诺曹的诅咒”,企图拖延些时间,不料后退时被门口的木凳腿绊到,整个人向后倒去。


短暂的失重感在背后撞击地面后消散,随之而来的是——嗯,没错,是来不及刹车的乌明路同学。

 

 

单手撑着地面,乌明路缓缓抬起身体,银发从肩头滑落,几缕微卷的发尾随着动作,轻柔地抚过怜恩的脖颈,带着些缱绻。


从发间渗透的光线略显昏暗,衬得乌明路的双眸宛如光影晃动下的某种鸡尾酒,依旧是透明的海色,却仿佛多了份迷离。


——此刻正清晰地勾画出怜恩的轮廓。


呼吸交缠。


空气染上彼此的体温,交织成莫名的氛围。


“那个……”怜恩尝试着开口,像是想要打破些什么,却被楼下大叔的声音打断。


“回收长头发、旧手机,旧手机换菜刀,换脸盆……”


话音未落,乌明路像是有了什么重大发现般,抬眸望向怜恩,问道:“因为诅咒而长出的头发被剪断后还能重新长出么?”


双眸中闪跃着期盼,像是星星被磨碎了洒进海水里般。


……有、有点可爱。


怜恩不自然地别开脸,肯定道:“如果只是剪短并不能破除诅咒。”


乌明路微勾唇角,从怜恩身上爬起,走向书房。


“……哎?等等!”

 

 

大叔蹲在地上,看了看地上的几捆漂亮的银发,又看了看少年同色的头发,吸了口烟道:“少年啊……”


“请问这些一共值多少钱?”


乌明路直接打断,微笑着询问。


-------------

大叔:心情复杂


老乌:计划通√




齐神同款咖啡布丁get√!
希望能引诱到一只齐神哎嘿嘿ww
齐神肯定比布丁更美味辣prprpr

【嗜谎/短篇】雪夜

取名废orz 接原漫85话的脑洞产物

概括下就是两个人下雪天不做事唠唠嗑谈人生什么的……

那么

开始吧:)


------


白雪纷纷扬扬,街道两旁挂满了红灯笼,在凛冽的空气中散发着朦胧的光亮,微弱却温暖。道旁的店铺不同往日般清冷,来往的是结伴的人群,交谈声、笑闹声,不绝于耳。愉悦的,欢快的氛围流淌在大街小巷,充斥着、满盈着,快要溢出似的,诉说着幸福。


一切的一切,都与银发的少年,格格不入。


过长的额发遮住了双眸,让人辨不出他此刻的神情。飘落的雪仿佛将他与周遭隔离开来——像是他的存在,被从这氛围之中,用某种能力“剥夺”了一般。再多的欢乐,都抵达不了。


乌明路无意识地停下前行的脚步,转身看向身旁的橱窗。呼出的白雾模糊了视线, 而又转瞬消逝。玻璃窗上自己的倒影无比清晰地映入眼底——嘴角是下撇的弧度,仿佛在昭示着主人的情绪。


“约定好了哦!要带着我的名字,去看更宽广的世界,吃好多好吃的,学习各种知识,开心地度过余下的每一天。”


“然后,遇到那些能够接纳并关爱你的人。”


说这些话的人,拥有一双清澈的眼眸,说着话的时候,眼底会闪烁跳跃着,对于美好未来的期盼,耀眼极了。


哈……怎么忽然想起了他。乌明路静静地望着橱窗里的倒影,视线上移,看见那些细碎的雪花,飘落于发间,几乎快与同色的头发融为一体。


思维发散了一下,乌明路认真地考虑着,如果他一直站在原地不动,任由雪花堆积,会变成什么样。


白色的……爆炸头?


心底觉得好笑,可视线紧盯着橱窗的倒影……笑不出来。


无法发自内心地笑出来。


身体给予了最诚实地回应。


这种表情,怎么都看不出来很开心啊。


抱歉啊……今天的我,可能要失约了。


乌明路叹了口气,揉了揉冻得有些僵的脸颊,而后将手揣进口袋,继续漫无目的地向前行走。


视线扫过路边的摊点,停留在一家卖各色油炸圆子的店铺——往年过年时也会有专门卖油炸圆子的店。


如果怜恩那小子在的话,肯定要吵着让我买给他了。毕竟油炸肉圆这种高热量肉食对于他来说吸引力可不小。乌明路望着店铺微微出神,似乎是想到怜恩耍赖的样子,嘴角轻轻勾起,是一个很浅很淡的,近乎于无的笑。转瞬即逝。


可是啊……怜恩他,现在不在呢。


周围的人们,欢笑着,打闹着,与自己的爱人、友人、或是亲人,脸上洋溢着的是张扬的喜悦。


忽然,有些,呼吸困难呢。


乌明路双手撑住膝盖,大口喘着气。心脏像是被挤压一般难受。


被……什么呢?


像是逃离,少年朝闹市相反的方向,奔跑着。用尽全身力气地。


大概……是被这与他格格不入的,喧闹吧。


凉风呛进喉咙,剧烈的咳嗽扯动疼痛,也没停下。


直到,一切的喧嚣都逐渐远去。


乌明路停在了老旧的居民区。


四周很静,静到只剩下聒噪而又略显孤独的心跳,和急促的呼吸声。


却意外地令人安心。


乌明路走了几步,随意地找了个石阶坐下,平复着凌乱的心跳。


冰凉的晚风抚过银发,思绪也渐渐平静下来,乌明路望向天空,放空。


“乌、乌明路!?”身后传来不可置信的轻呼。


乌明路的身体微微僵硬。


听这个声音……不会吧……


缓慢地转过头, 乌明路艰难地开口:“班长……好、好巧啊。”


“真的是你哎!”少女笑道:“我还以为认错了,没想到这么巧在亲戚家门口看到你。”


少女将购物纸袋放在一旁,顺势坐在石阶上,吐槽道:“你这个家伙请假好多天没来,我们都在担心你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。结果……现在看起来还不错嘛。”


“啊……帮我向那群笨蛋们道声谢。”


“你还是老样子称呼他们笨蛋啊。”少女竖起手指推了推眼镜,认真建议道:“还是改一改吧,他们听到肯定会生气的哦。”


“是炸毛吧。”


噗嗤。少女绷不住脸地笑出声,弯起的眉眼里全是笑意。


“咳咳、不提这个,我说啊……”少女略作停顿,将落在脸旁的发丝别在耳后,转头看向乌明路,“你最近……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?”


“……怎么突然这么问?”


“嗯……没别的意思,只是觉得你……不开心呢。像是有心事一样。”


少女望向对方的双眸,认真道:“之前的时候……是你肯定了我的正义,我才能坚定地继续走下去。”


“所以……我希望,这次换我来开导你。”


“没有啊……”乌明路愣了愣,继而扯开嘴角,露出微笑道:“我并没有,不开心啊。”


嘴角的弧度,堪称完美。


所以说……乌明路真的是个很优秀的伪装者,如果他愿意,可以轻易地扮演各种角色,表演出各类情绪,欺骗周围的人。


然而,对于那些,敏感谨慎的,或者,真正关心他的人们来说——


“别笑了。”


“……什么?”


“我!说!别再继续逼自己笑了。”少女忽然站起,伸手狠狠掐住乌明路的脸向两边扯,“明明不想笑。”


“明明……快要哭出来了。”


叹了口气,少女缓缓松开了手,道:“不想说的话就不说,不要骗我。”


乌明路怔住,下意识地开口,像是要说些什么。最终却止住了声。


少女也并未继续说些什么,只是静静地看向他,等待答案。


沉默了良久,乌明路抬头望向飘雪的夜空。


“我好像……把我最重要的朋友,弄丢了。”


少年的表情有些茫然,甚至,无助。


“……弄丢?”


“我欺骗了他。”乌明路伸出手掌,接住稍带凉意的雪,似乎在斟酌着词句,缓缓开口道:“隐瞒了……一些事实。为了自己的安全和利益,拙劣地伪装自己。”


“那个笨蛋,应该早就察觉了吧。”毕竟是代号“谎言”的监察者。


似是想起了他那位,最重要的友人,少年的眉眼不自觉地舒展开。


“可是他却一直装作无事的模样,体贴地不去戳破。”


“大概是等我主动开口吧。”


“或是因为…有些事情,一旦戳破,就再也回不到从前……所以都不去主动提及。”那谎言之下的真相,足以颠覆小心维持的日常。


呼出的白雾缭绕,让人有些看不清少年的表情。


“可是,后来事情的发展……”


乌明路一字一顿道:“脱轨了。”


“谎言被迫揭开。”连皮带肉地,鲜血淋漓地。


“真相到了非说不可的地步,再多的掩饰,都显得徒劳、可笑。”


“因为一些外力的推动。”和算计,少年勾起一抹自嘲的笑,启唇道:“我的朋友们,对于我隐瞒真相的目的,对于我接近他们的动机,产生了怀疑。”


“其中一个人,有了相当不好的推测。”


“当时的我想,干脆说出来吧。不再伪装,不再欺瞒,会很,不,超级轻松的吧。”


那应该是宛如卸掉镣铐般的解脱。因为实在是……太累了啊。对谁都没办法倾诉,对谁都无法依靠,要去习惯,一个人解决问题,一个人承受一切。


像是走在悬崖之上的钢索,下面可是——万丈深渊啊。


“但我却连这说出真相的最坏时机也没抓住。”


“而现在的我,有些退缩了……”像是失了当时的勇气,或者说,事情告一段落后,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态去面对,经历了所有的怜恩。


……还会相信我吗?


“有些害怕呢……害怕他怀疑的目光,质问的话语,还有,或许已经变质的羁绊。”


不敢去确认。


“又有些犹豫。或许不应该将真相说出口,毕竟,其实自己都没有完全明白……”这份力量,这个实验,还有它背后的目的及其能量。


到底应不应该,将别人也一同卷入。


乌明路轻呼一口气,“抱歉……乱七八糟地说了这么多。”


少女垂眸看着地面上薄薄的积雪,叹气道:“包括你曾经提过的养父,忽然觉得你这个家伙经历的事情,真是有够……丰富的。”


“像是漫画里的角色一样。”少女随意捡起一根树枝,在雪面上漫不经心地划拉,托腮道:“普通的朋友间,矛盾没有这么复杂的吧。”


“是、是吗……”乌明路别开脸,讪笑道。


“嗯呐。”少女看着雪面上,雪人的简笔画,轻笑道:“不过,从本质上来看,其实很简单哦。”


“都是太在乎对方了啊。”


“所以,你才会小心翼翼、踌躇不定。”


“所以,即使介怀被欺瞒,他还是固执地、等你的亲口答复。”


“那么,即使这份情感是以谎言为开端,又如何?”


“只要它足够真实就够了。

少女拍了拍乌明路的肩,“多些信任吧,对他,也对你们之间的羁绊。”


乌明路的双眸微微睁大,呢喃道:“……足够……真实吗?”


对啊。


这就够了。


“总而言之!”少女扬手将树枝远远地丢出去,拍了拍手上的灰尘,语气轻快地总结道:“朋友丢了的话,去找回来不就行啦。”


“……”少年微垂着头,身体轻轻颤抖。


——是闷闷的低笑,又渐渐张扬开来,演变成开怀的笑。


泪珠滚落,脸上却是灿笑,眼角眉梢是毫不掩饰的喜悦。


“哎哎哎!?”少女有些慌乱,“乌明路你你你怎么了?”


“没什么……”少年抬手拭去眼角的泪水,笑道:“这种话,大概也就你这种脑袋一根筋的家伙才会想到吧。”


“什么——!?”少女握拳,恶狠狠道:“什么叫脑袋一根筋!?你这个婆婆妈妈的混蛋才没资格说我!这么点小事儿也能纠结半天?”


“谢谢。”乌明路起身,浅笑道:“真的很感谢。”


“还有,我大概,有些现在必须去做的事了。”少年微微鞠躬,向少女告别,“那么,再见了。”


转身离去。


“欸?等、等等……”少女站起,想去追乌明路。下一秒,却怔在原地,“好美……”


是真的很美。


——海色的双眸流转着奇异的光芒,宛如昼夜轮转时落在极地冰川的第一缕阳光,浸染着希望,美得惊心动魄。

 

 

之前说好了呢,怜恩。


如果事情结束,我没死。


就将一切都告诉你。


我的名字,我的过去,以及,我的存在。


即使我所了解的这份真相,还不够完整。


但我想,你所期望的,应该是和我一起去承担与面对。


所以,等着我啊,怜恩。




……难道只有我吃老乌受?
爱他就让他受!!(不)
不过讲真根本找不到粮啊啊啊!!!(哭唧唧)
跪求各位太太产粮投喂!!!
骨科怜乌all乌都可以!!!
求!投!食!
QVQ